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刀里抠糖、四面楚歌欢娱式“中年大女主”立得住吗?

编辑:admin 日期:2021-11-25 20:00 分类:成功案例 点击:
简介:前几年,人们一度对剧圈里洒狗血的套路避之不及,追求标新立异和清新脱俗的新桥段、新包装和新主题。近年,清粥小菜吃多了,狗血伴随着高能情节和热闹烟火气卷土重来,颇得观众欢心,大有回暖的趋势。 这其中,集合了经营、家宅、爱情元素的中年偶像剧必有一

  前几年,人们一度对剧圈里“洒狗血”的套路避之不及,追求标新立异和清新脱俗的新桥段、新包装和新主题。近年,清粥小菜吃多了,“狗血”伴随着高能情节和热闹烟火气卷土重来,颇得观众欢心,大有回暖的趋势。

  这其中,集合了经营、家宅、爱情元素的“中年偶像剧”必有一席之地。今年年初,钟汉良主演的《锦心似玉》热度默默登顶,攻占熟龄市场;前不久,刘涛、林峰主演的《星辰大海》仅凭“马景涛式”撕心裂肺的告白戏就一夜出圈,让湖南卫视的黄金档打了一场翻身仗;最近,是欢娱出品、蒋勤勤、杨蓉主演的《当家主母》开始发力,首周播出后连续三天维持在骨朵网剧热度榜亚军的名次。目前,对于这部内容混搭的“中年大女主”剧,网友评价褒贬不一,其中既有于正出品自带“血雨腥风”的惯性,也有对于非遗文化包装、女性励志剧,与熟悉的莫兰迪调色、泡沫剧惯用三板斧之间不相融合的吐槽。

  而第一集作为给一部剧定调的关键,剧方要么选择循序渐进、娓娓道来的小火慢炖来保证品质和口碑的输出,要么选择亮出狗血桥段直击下沉市场和目标受众痛点来吸引收视,两者对于剧集调性的定位差别巨大,而《当家主母》果断选择了后者,锁定了受众。这也成为了其第一波争议的来源。

  20年前金字塔尖的古装美女蒋勤勤走入家庭的柴米油盐多年,此番重回大女主位之后俨然是换了天地。在剧中,她是名义上的“当家主母”,实际上的大管家和“弃妇”,在剧集开头就上演了“正室打小三”和“二女争一夫”这种狗血剧的经典桥段。紧接着是丈夫失踪、被家族长辈弹劾、被官员暗中算计,这种四面楚歌的危机程度,可以称得上是只有《白发魔女》中的练霓裳可比肩。

  只不过,对于饰演过练霓裳的蒋勤勤来说,过去只有风花雪月和侠骨柔肠,此次却是商海沉浮和家族宅斗,一浪漫一现实,作为标准的琼瑶女主脸,能否hold住这种变化,观众是要替她捏把汗的。好在蒋勤勤过去几年里有电影《一个勺子》中的村妇和《九州·海上牧云记》中的皇后作为过渡,观众接受起来有一个缓冲。而杨蓉作为小家碧玉型女演员,已经成了于正剧集中的万能女配,多年的锤炼之下也有一定驾驭复杂角色的功力,两者的演技PK目前来看属于不相上下。在武侠剧和琼瑶剧中,男主的重要性无需赘述,但《当家主母》中的两个男主任雪堂(徐海乔 饰)和魏良弓(茅子俊 饰)无论在戏份、人设还是气场上都与女主不在同一水平线上,再加上女性群像的增加,本身又一次削弱了男主的存在感。商战毕竟不是女性观众的主要兴奋点,男女主的失衡又让一部女性向剧集多少会有些瘸腿儿的感觉。

  但《当家主母》在吸引观众方面的看家本领不少,人到中年是否存在爱情由甜转酸或者男性“缺失”的情况?也许是普遍存在的。在BG线弱化之下,《当家主母》用了两个办法做补充。第一是增加了女性CP线,蒋勤勤和杨蓉这对情敌兼发小之间既有身份的对调,也有从敌对到联手的过渡,甭管剧情多么离奇狗血,都能打到女性主义的痛点上。而蒋勤勤和张慧雯这对主仆的默契配合、两者的生意头脑和个性互补,也能让中年大女主没有那么势单力薄和形单影只。第二,既然少了主CP的强劲吸粉功能,那么就用隐藏的大男主成长线和副CP来补充。任家二少爷任如风(李逸男 饰)的成长线、他和舒芳(张慧雯 饰)之间的欢喜冤家式爱情线都是年轻主角的常规呈现方式。不过就从二人的互动来看,这对副CP线总有中规中矩的熟悉感,欠缺新意。在演员表演上,张慧雯和李逸男撑起了这两个角色,可以做到给剧增光添彩,但由于人设限制,他们的高光时刻和拉流量能力也很有限。

  于正对时代流行题材下手一向很快,曾经的《鬓边不是海棠红》抢占先机在台网两端顺利播出,还拿了奖。再往前,穿越宫斗剧《宫锁心玉》也是早同行一步播出,产生爆款效应。如今《当家主母》也算是“中女”这波风潮里的排头兵,在观众仍然对此类型情有独钟的时候,“当家主母”这个角色必然不会出错,加上莫兰迪色和传统文化缂丝技艺的嫁接,看点是充足的。

  也有网友提到,《当家主母》和今年Q3播出的《玉楼春》几乎如出一辙,同样的女性群像、宅斗和经营元素,重合率很高。但从阵容看来,《玉楼春》更像是《当家主母》的试水之作,是《当家主母》的缩小版,喜剧元素也是《玉楼春》更加轻量级的证明。相对而言,《当家主母》的整体风格更加冷静、克制,以中年大女主的视角切入,采取倒叙手法,现实和回忆相互穿插,凸显女主沈翠喜一路走来的不易。内核仍是于正擅长的女性成长、情感、狗血三板斧。于正编剧或制片的剧集是绝对的女性视角,连《楚留香传奇》《笑傲江湖》这种大男主题材也是一样以女性角色求共鸣,还把东方不败彻底改成了女人。换汤不换药的同时也始终在搞创新,在人设和题材上都经历过流变。女主人设方面,从《宫锁心玉》中季晴川为代表的野生少女不按规矩办事,到《陆贞传奇》《延禧攻略》的野心少女绝地反击,再到维护家族生意的当家主母,故事的主人公可以说一路跟随于正的个人经历闯关升级。

  “打破规矩”者一路被他保驾护航走到最后,数次力挽狂澜,拥有绝对的光环女主。例如宫女季晴川可以收获四阿哥和八阿哥的爱,《当家主母》中丫鬟出身的沈翠喜可以打败落魄官家小姐,成长为当家主母。这种把不可能变为可能,有时就会牺牲其他人物的正常思维逻辑和处事动机,一切都为女主的闯关进阶而服务,破坏性强,热闹指数也很高。于是,于正的剧也被盖章为女性爽剧。

  题材方面,于正主导的剧也随着个人经历和时代潮流所变更,他早期的知名代表作几乎都是由tvb间谍式宫斗剧雏形演变而来,最早的一部是有“大陆版《金枝欲孽》”之称的《大清后宫之还君明珠》,《美人心计》为巅峰,《唐宫美人天下》《宫锁连城》都是一脉相承。中间穿插一些玛丽苏IP改编,但于正风格混搭别人的IP总会产生别扭的效果,最典型的当属《凤囚凰》。宫斗剧折戟之后,民国传奇、双男主、双女主、中女题材都是于正中后期青睐过的类型。其中,《双镜》作为欢娱双女主题材的试水之作,今年在B站播出的效果不错,可能在今后还会有类似的剧出现。《美人为馅》《云巅之上》等现代剧不是于正所长,他主推的打破封建思想的女主一旦来到现代便显得平平无奇。而之后,于正找到了一条传统文化的路子来给他的剧提供一种审美价值,例如戏曲元素就贯穿在《鬓边不是海棠红》《玉楼春》《当家主母》三部剧中;缂丝主题之后,后面还有《尚食》的中华美食题材。

  而经历过被吐槽的阿宝色之后,“莫兰迪滤镜”标签也一路从《延禧攻略》带到了《当家主母》。但比起前者当年对剧集滤镜的推陈出新,如今已经2021年,观众对于古装剧早已吃过见过,审美有了质的提升,再来如法炮制一次相同色系也只能是中规中矩,缺少惊喜。

  除了男女主进阶、女性群像和宅斗这些常规元素之外,《玉楼春》和《当家主母》也在向“女性商战+写实向”靠拢,而且这部分剧情往往占到不小的篇幅。尤其是《当家主母》中,作为管理家宅、打理家族13家铺子的当家主母的日常,也理应与男性向题材有着一定的重合之处。

  集中在清末民初背景下曾有一大批经典的商战题材剧集,例如《大宅门》《大染坊》《胡雪岩》《乔家大院》《大清盐商》等,但无一例外都是主打男性向内容。今年年初爱奇艺的大爆剧《赘婿》也是靠“穿越+商战”来吸引了不少男性用户来追看。女性商战题材相对来说就寥寥无几,但观众对于创新一向是喜闻乐见,女性商战剧比较典型的是孙俪在2017年主演的《那年花开月正圆》,也是有了这部剧的铺垫,孙俪才得以继续顺利在《安家》《理想之城》这样的纯职场剧里升级打怪。

  蒋勤勤这部《当家主母》和《那年花开月正圆》的相似之处还在于,着重体现了封建大家长式的家族管理模式,以及清末民初的官场群像。官员与大商户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和此消彼长的相互压制现象是这一类题材的精彩看点之一。然而在此方面,《当家主母》的处理还是简单了些,目前仅有王雨饰演的苏州织造李照不断在找沈翠喜的麻烦,具体的商战过程也大多停留在李照和曾宝琴的口中,悬念感不强,没能将这条线撑得更加丰满。而作为女性向题材,书写爱情依然是这两部剧的主菜,《那年花开月正圆》中孙俪饰演的周滢先后和何润东饰演的吴聘、陈晓饰沈星移有过情感关系,这两个角色也分别帮助女主实现她事业上的蜕变,可以说都是浓墨重彩式的男性角色。而《当家主母》中的任雪堂和魏良弓一个第三集就中箭落水不知所踪,一个身患重病,配合着蒋勤勤的哀婉气质和莫兰迪色调,显得整体基调有些晦暗、低沉。

  至于宅斗方面,《当家主母》可对比的就只有正午阳光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和华策的《锦心似玉》,其中《知否》的格局最大、涉及到的人物最多,想方设法参与到“斗争中心”来的人、斗的方式自然也是五花八门。其次是同样把地点放在侯府的《锦心似玉》,男主有五房姨太太争风吃醋,但其重点不在斗而在甜,后期更直接发展成了甜宠剧。

  相对这两部剧来说,《当家主母》的“雌竞”只集中在沈翠喜和曾宝琴身上,宅斗部分后面也演变成了双女主的相互助力,而黄奕和王艳的角色都还没有发挥功能。目前看来,《当家主母》用了不少时下流行的元素来包装这个“中年大女主”的故事,但深挖其人物特色和情感模式,依然可见不少熟悉的影子在其中。左手是将商战进行到底,右手是一生一世一双人,传奇型人物的结局无非是一进一退,于正式的“中年大女主”结局究竟是哪一种,还是值得观望一下。